受訪人:陝西省強制戒毒學員 李某
  採訪人:本報記者台建林
  本報通訊員 楊曉明
  我有20年悲慘吸毒史,也正是我們那一代吸毒人員的縮影。請讓我從頭說起。
  我也曾擁有一個幸福的家,這個家不敢說是大富大貴,但也是一個溫馨之家。
  上世紀90年代初,毒品如瘟疫一般地蔓延開來,那時我錯誤的認為吸毒似乎是一種時尚,也更是一種讓人艷羡的“幸福”。
  當時我根本不知道毒品有多麼可怕,同時也萬萬沒有想到,走向吸毒道路的我,竟親手用毒品把這鋒利的手術刀插向自己幸福的家。
  伴隨著我的毒癮越來越大,開銷也隨之越來越重了,父母給的零花錢簡直是杯水車薪,根本不夠用。為了吸毒我只有絞盡腦汁編造各種各樣的理由騙父母、親戚、朋友,去填毒品的無底洞。
  “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”。當親戚朋友得知我吸毒的真相後,都紛紛遠離我、躲著我,仿佛我是一尊瘟神。實在沒有辦法的我,只有將狼一般自私貪婪的目光盯向了自己的家和父母。
  為了籌集毒資,我無所不用其極,甚至在父母面前耍賴、撒潑、裝病,最後這些招數都不管用了,我想到了偷,開始偷家裡的現金、首飾,甚至家電……只要是能換成錢的物品都不會放過。
  萬般無奈的父母只好付出巨大的精力、財力陪我去外地戒毒,去戒毒所自戒。數次復吸之後,父母也漸漸失去了信心。
  記得那一次,母親剛領了2000元退休金要去醫院看病,正好被我看在眼裡,趁母親去洗手間時,我從母親房中的挎包里一把就把錢抓了出來,心急火燎地去購買毒品。由於吸毒過量,神志不清的我被一輛卡車撞倒在地,當我被好心的人們送到醫院時,聞訊趕來的母親看著血跡斑斑,昏迷不醒的我,急火攻心,竟一頭栽倒在地。
  當我醒來時,第一眼就看見了站在病床前,頭上纏滿了繃帶的母親。顫顫巍巍的母親手裡捧著一把藥,憐惜地看著我,我卻全然不顧,歇斯底裡地大聲呵斥,逼著母親拿出錢來,要去購買毒品。我正要下床時,卻發現我的右臂纏滿了繃帶石膏,原來車禍使我的右臂粉碎性骨折,後來雖說經過治療,但已落下終身殘疾,生活至今不能自理。
  後來,我因籌集毒資,涉嫌搶劫,被判處有期徒刑六年。在我服刑期間,父母因牽掛我這個不孝之子,連氣帶病,雙雙離開了人世。
  刑滿釋放後,在破罐子破摔的消極念頭下,我再一次拜倒在毒品的誘惑下。就這樣,我在毒品夢魘般的目光下,虛度著美好的青春年華。
  我也曾無數次地想要脫離毒海,可是在毒品猙獰的笑容之下,我是那麼的渺小和脆弱,不堪一擊。我聽天由命,真希望自己在毒品的操控下走向滅亡,化為塵埃。
  來到戒毒所後,我頹廢、消沉、萎靡不振,這一切沒能逃過管教幹警雪亮的眼睛。在與隊長數次談話後,我消極的心態慢慢發生了改變。那些“動之以情,曉之以理”的諄諄教導,就像正在冒煙的導火索,引燃了我心中壓抑許久的情感炸葯。那時那刻,曾經所有的一切都在我的眼前晃動,不由想起了已經逝去的父母,還有隊長誠懇的雙眼……
  在這裡,我們遠離了親人,遠離了家,但是戒毒所就是我們的家,管教幹警像醫生、父母、教師一樣關心幫助著我們,讓我們去學習、讀書。終於讓我們學會了認識自己,學會了自我管理,在充實自己的同時,也明白了做人的道理。是的,知識給予我們面對毒品的堅定意志,並讓我們找到了正確的人生目標。此時此刻,我的心裡蕩漾著擁有知識的快樂,同時也擁有了走向幸福的勇氣和力量。
  在這裡,有管教幹警的耐心教誨,有親人殷切的希望,我們懷揣著一顆感恩的心,重新樹立起正確的人生和方向。世界給物理學家一個點,他能夠撬動地球;政府幹部給我們一個點,我們只需要改變自己。命運的風帆還要靠我們自己掌控,既然我們的目標是遠方,我們就要義無反顧,風雨兼程。
  本報西安6月25日電
  (原標題:“我就這樣用毒品氣死父母”)
創作者介紹

龔如心

xh83xhcs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